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就业指导>>阅读文章

“网红“不应成为大学生普遍的就业选择

发布人:刘利平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5日    阅读次数:585

 “网红“不应成为大学生普遍的就业选择

近年来,“网红”成为人们社会生活中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2016高校毕业生毕业数据的大数据报告“显示,在这项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有54%的毕业生选择做了”网红“。“网红”缘何能够成为时下大学生如此青睐的职业?这样的一种职业选择背后潜藏着何种社会文化心理?“网红这一职业能不能成为大学生的普遍选择?要澄清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对”网红“现象进行深入剖析,找准原因。

“网红“,顾名思义,是指在网络中的红人。他们由于颜值、言语、行为等要素成为网络热捧的焦点和网名关注的热点。他们的走红大多因为自身的某一种或者多种特质被媒体所摄取并加以放大,以至成为一个被热议和关注的事件。从”网红“始祖沉珂到新晋网红”Papi酱,在“网红”走过的十余年中,呈现出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一两年”的态势。“网红”群体从一到多,身份开始趋向多元化,从原先的作家圈、明星圈扩展到在校大学生、农名工等多个群体;直播的内容也开始趋向多样化,有聊天唱歌、搞笑幽默、段子评点,甚至还有吃饭、睡觉、打游戏等多种行为。可以说,当今“网红”已经遍布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并将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变成供人观赏和娱乐的对象。

 

“网红”成为时下一个热门产业

“网红”的出现不是自发的,而是在现代网络媒介环境下,由网络红人、媒介推手以及受众等多个利益共同体综合作用下的结果。“网红”的产生既与网络直播平台的扩张、网络直播软件的普及、网络直播渠道的便捷有关,也跟网络受众增加、受众需求增多、受众参与度高涨等密切相关。“网红已成为网络时代的一种重要生活方式。”网红“在给网民提供各类”视觉盛宴“的同时,也催生出了一个新兴的产业市场。据有关数据统计,国内目前有200多家与直播相关的创业公司,而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这一切,都为“网红”生根发芽提供着土壤。巨大的市场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花椒、映客、斗鱼等一批批直播业务异军突起,一些视屏网站和社交类软件也开始布局直播业务,推出直播功能。在网络直播市场背后衍生出巨大的产业链,存在着巨大经济利益。而“网红”正式这一产业链上至高的一环,“网红”攫取的经济利益令人叹为观止。有的“网红”日进斗金,成为当之无愧的高薪职业者。正式看到这一职业良好的经济发展年前景,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愿意投身到“网红“的队伍中去。

大学生选择做“网红“的社会文化心理

 

“网红成为大学生的职业选择表面上看是大学生对就业市场的自我选择,是对自己未来生活方式和生活能力的一种选择。然而,在这种一哄而上的选择背后潜藏着大学生职业选择和规划的盲目性,反映出大学生复杂的社会文化心理。一是欲望化心理。欲望能够成为人们追求进步的动力源泉,能够为人生增添许多的生活乐趣。当下社会已进入消费主义时代,消费成为社会生活的重要主题,消费也已经从商品消费转向了服务消费。消费品不仅是为了满足不断扩展的欲望而被生产出来。符号体现了物品消费的人际关系以及差异性,而消费对象只能从不断变动的符号象征关系中作出解释。这是这种变动不居的符号象征体系具有一种永无止境的激发欲望的能量。人们对于商品消费的使用价值需求也变成了”为欲望而欲望“的需求。由于消费越来越多地加入了感性欲望的需求刺激着感性消费的进程不断加快。”网红“正是消费社会中一个具有符合象征意味的消费对象。人们对于“网红”的消费正是一种欲望的满足,通过观赏“网红”所制造的各种“视觉大餐”来调动其他感官的参与。通过向“网红”提供购买鲜花、汽车等虚拟道具进行打赏从而获得心理的满足。而“网红”正是为了满足这种欲望化的心理而产生的。大学生对“网红”的追捧正是一种欲望化心理的折射,是对“网红”光鲜的的生活方式和身份地位的崇拜。而是娱乐化心理。列夫费尔认为现代城市空间日常生活具有压抑性的一面。也隐含着否定、变革和颠覆的另一面。对于日常生后对人的物化的反抗就是对人的主体性的 恢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恢复人的本真的 需求和欲望,创造出能够引起快乐的生存方式。于是,人们为了摆脱日常生活的压抑性日渐趋向转向种种闲暇活动。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大众对日常生活的审美意趣越来越来重视,希望从日常生活中获得快乐。于是,美化生活成为一种获取审美快感的重要方式。要实现日常生活的审美化需要消解日常生活与艺术的界限,找寻日常生活中那些新的感觉以及新的生活方式,并把日常生活中新奇的东西通过影像的方式展现出来,形成感性愉悦的视觉景观。“网红”所表演和展现的就是日常生活中那些新奇的感觉和生活状态,为大众制造各式各样快乐的体验,既表达自身对现实生活的审美化追求,也契合大众对现实生活的审美化需求。大学生对“网红”的热衷正是娱乐化心理的表达,是对“网红”能够表现自我追新逐奇和快乐至上的确认。

 

“网红”不能成为大学生的普遍选择

 

“网红”作为当今时代下的新型职业选择,不仅能够为大学生提供物质上的满足,而且能够满足大学生作为年轻社会群体热爱时尚、享受生活的心里需求。有一些大学生具备了做“网红”的条件,并且自身对于这一职业有了准确的认知和良好的规划,能够成功地将“网红”梦转化为未来的人生道路。这样的化,我们对于他们的职业选择应该大加赞赏。很显然,现实的情况是大学生一拥而上做“网红”。这其实反映了大学生的盲目从众心理和对职业规划的认识不清,最终造成的是对高等教育资源的浪费。有些大学生能够充分利用大学所学到的知识和实践经历在做“网红”的路上另辟蹊径,做出特色。然而,更多的大学生想做的是标准化生产出来的靠颜值、靠直播吃吃喝喝玩玩的“网红”,直播的内容分大多呈现出过度娱乐化、低俗化的倾向。这样形成的“网红”,不仅由于相互模仿缺乏创新造成了同质化和单一化,使得这一产业的发展难以渗透进新鲜的血液,而且因为在竞争中使用降低标准、不顾底线等手段,在一定程度上给这一产业造成不良影响,蒙上了黑暗面纱。

要改变大学生做网红的普遍诉求,是大学生能够更好地从事“网红”职业,需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要对大学生进行科学的职业生涯规划和就业观念指导,让他们合理地对自身进行职业定位。二是要对“网红”现象及其背后的发生机制、深刻内涵等进行研究和宣传,为大学生投身“网红”群体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三是要鼓励大学生进行积极创新,充分发挥年轻人参与网络传播的优势,将生活中的一些美好的事件创造性地转化成具有审美意义的艺术品,以飨大众,给大众提供审美快乐。四是要加强行业自律,提高内容质量,为“网红”的产生提供健康适宜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大学生在选择“网红”的路上走得更远。

 

 

“网红”的出现不是自发的,而是在现代网络媒介环境下,由网络红人、媒介推手以及受众等多个利益共同综合作用下的结果。


上一篇      下一篇